无论Libra是否最终能够成为世界货币 Facebook终获利

  中国市场学会理事经济学教授张锐

  “Libra还可像微信和支付宝那样打开数字金融与数字社会的入口,从而将Facebook带入新的商业模式。”

  自Facebook发布其数字货币Libra将于2020年面世的消息以来,疑问和争议不断。对此,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日前向美国参议院呈上了一封态度诚恳的公开信,详解了Libra的资产负债表构成、接受适当的政府监管以及用户隐私保护等许多敏感问题,不过从目前主要国家的官方态度看,Libra的未来前景尚不明朗。

  建立在区块链基础之上的Libra是一种稳定币,对应的全部是真实资产,如银行存款、政府债券以及一篮子货币,真实储备与抵押的背后其实获得的就是主权国家的共同背书,因此Libra不会出现像比特币等加密货币那样大起大落的波动行情;不仅如此,为了维护币值稳定,Libra的产生由一个类似“中央银行”的会员组织——非营利性Libra协会制造出来,协会成员遵循区块链的拜占庭容错 (BFT) 共识机制,即需要三分之二的节点(成员)达成共识方可决定Libra的产生数量。具体来说,只有当授权经销商投入法定资产从协会买入Libra以完全支持新币时,Libra才会被制造出来,同样,只有当授权经销商向协会卖出Libra以换取抵押资产时,Libra才会被销毁;同时为避免通货膨胀,新的Libra必须使用法定货币按1:1的比例购买,相应法币也将被转换为储备。

  在推出Libra的同时,Facebook还开发出了名为Calibra的数字钱包,Calibra既能够安全的储藏资产,又可实现便捷支付,其应用范围要大得多。

  显然,从中央银行到商业银行以及支付工具,Libra几乎展开了扫荡性挑战甚至全局性颠覆,其试图成为超主权货币的愿景一目了然。Facebook《白皮书》向全世界坦露的雄心就是:Libra要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然而,Libra首先冒犯的可能是美元霸权,全球国家企业与公民大量使用Libra进行商业交易和跨境支付,必将直接冲击美元的世界影响力,美联储不会熟视无睹;另外,即使Libra锚定的是一篮子货币,篮子中的美元处在绝对优势,而且短期内不会得到改变,Libra能够在全球蔓延扩散,等于让美元插上无形翅膀,更加畅通无阻地在世界范围内跨界渗透,对此非美国家不会不防;不仅如此,Libra协会必定是一个非常松散的商业组织,其行为结果是否会酿成金融垄断,又是否会对各国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与金融治理构成负面掣肘,同样让人心生戒备;还有,作为一种商业机构,Libra协会是否能够恪守自己的道德底线而排除利益驱动进而确保不出现“货币超发”以维护币值稳定同样存在许多悬念。

  基于以上判断,国际金融稳定委员会表示,在未经严格审查的情况下,他们不会允许Facebook推出其计划中的数字货币;无独有偶,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也向Facebook提交了一份措辞激烈的公开信,要求其立刻暂停Libra项目,而英国央行行长更是戏谑道,对待Libra应该敞开大脑,而不是敞开大门,同时,法国财长明确表示不应将Libra视为传统货币的替代品。由此看来,Libra要想成为超主权数字货币的确很难。

  不过,无论Libra是否最终能够成为世界货币,Facebook凭借Libra这一金融创新产品成为最终大赢家却是不容置疑的。目前Facebook有27亿的活跃用户,且按照Facebook的设想,Libra还可以让全世界17亿没有介入到传统金融与银行服务中的成年人享受到金融服务。一旦实现,Facebook的用户资源就占了全球人口的62%。按照经济学理论,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首先应具有价值尺度功能,人们可以用它来衡量商品的价值;其次应该是一种流通手段,人们可以用它来交换商品;再次应该是一种储藏手段,人们可以用它来存储自己的财富。由于Libra锚定了银行存款、政府债券以及一篮子货币,完全可以量度商品的价值,同时可以充当商品交换的媒介,并作为标的进入公众财富的储藏范畴。因此,即便是Libra不能获得全球性法定货币的身份,但它完全能够以数字货币的身份像比特币那样在商品与服务流通领域长袖善舞,而且庞大的用户群体为其创造的价值空间一定比任何一种数字货币要广阔宽泛得多。不仅如此,Libra还可像微信和支付宝那样打开数字金融与数字社会的入口,从而将Facebook带入新的商业模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